社会主义和文化
安东尼奥.葛兰西


不久以前,恩里科·莱奥尼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在这篇文章里,他以自己偏嗜的晦和弯抹角的笔背工人阶级正用自己的双手建自己的未来的实线和历史事实,重复了一些涉及无产阶级的文化和唯理智的老生常。我们认为重新谈谈这个主并非毫无好处,这个主以前曾在《呼声》报上出过。年青人的《前报》上于那不勒斯的傅尔迪加和我自己的塔斯卡之战,对这个主述,更加死教条。

两段文章吧。第一段是德国浪漫主义作家瓦利期(1772l801)写的,他文化的至高无上的问题得一个人先的自我,同时又是他本人的自我。因此,如果对其它人缺乏感或完全理解,我并不感到奇怪。而如果我对于自己都缺乏充分理解的,那就无希望能真正理解其它人。

概括的另一段文章是··科写的,他(在他的《新科学》一文中的于优等民族富有言的第一个必然这一章中)对梭的那句有名的格言作了一个政治性的解,这句格言就是:了解你自己格拉底后来把它用到自己的哲学中。认为,梭是希望用这句格言来告那些相信自己起源于类,而起源于神的平民,要他反省自己,并且看到他有着和族同样的人性,因而当宣称他在民法面前是平等的。科接着指出这种平民与族之人性平等的意是古老的民主共和国生的基和历史原因。

并非随便挑选了这两个片断。我相信,这两段文字尽管被大家认为表达和解的方式模糊不清,这些作者却触及到了正确理解文化,甚至社会主义文化的概念的范和原

需要使自己摆脱这样的习惯,即把文化看成是百科全式的知,把人看作仅仅是塞满经验主义的材料和一大堆不连贯的原始事实的容器,这些材料和原始事实必在头排保存,就如同字典的条目一样,使得它的所有者能够对来自外部世界的各种刺激作出反。这种形式的文化确实是危的,特别是对无产阶级。这种文化只能用来造成一些心理失的人,这样的人认为比所有其它人都优越,因们记住了一定数量的事实和日期,并一有机会便要喋喋不休地弄它.几乎使之成内己同其它人之的障碍。这种文化只能用来造成一种·罗兰加以无情痛斥的虚弱和白的唯理智,这种唯理智生的一群自命不凡的空们给社会生活来的破坏作用,比之核菌和梅毒菌对人体的美和健康来的破坏作用更大。一个略知拉丁和历史的青年学生,一个由于教授的怠惰和无所度而成功地搞到一被称学位的片的青年律师,他最后都以自己与最熟的工人不,要比他高明。可是最熟的工人生完成明确而必要的任,他的活动向这种青年学生和青年律师的活动比起来,其价值要超过百倍。因此以上所的不是文化,而是弄学;不是知,而是炫耀聪明;反对它是对正确的。

文化是与此完全不同的西。它是一个人内心的组织和陶冶,一种同人自身的个性的妥协;文化是达到一种更高的自境界,人借助于它懂得自己的历史价值,修得自己在生活中的作用,以及自己的利和义。但是,这些西的生都不可能通过自的演,通过不依于人自身意志的一系列作用和反作用。如同动物界和植物界的情况一样,在那里每一个品种都是不自地,通过一种宿命的自然法被选出来,并且确定了自己特有的机体。人过先是精神,也就是他是历史的物,而不是自然的物。否,怎么能够解这一事实:既然向来存在着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富的造者和自私的消者,什么社会主义尚未实?事实是这样的,人类是逐、在一定的段上才意到它自身的价值,并且得这样一种利去抛弃掉由少数人在前一个历史时期强加于它的那些组织形式。这种意不是由于生理需要的残忍刺激形成的,而是对于什么存在着某些条件和如何最妥地去把居于附属地位的事实转变起义和社会重建的线这一问题作出明智判断的果,始是少数人后来是整个一个阶级都有这样的明智的判断。这意味者每一次革命都是以激烈的批判工作,以及在群众中播文化和思想的。这些群众生对抗时,他想到的仅仅是解决自己当前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他与处在同样条件下的其它人没有休戚系。最近的一个例子,向我最接近因而同我的时代非无的例子,就是法国大革命。它的被称启蒙动的先的文化时期(即被一些老的理推理批加以如此歪曲的时期)无如何不是,至少不完全是一些浅薄的百科全派知分子的激动,这些人对任何问题都以同样泰然自若的度来拉西扯一番,并自以只要过达兰贝尔和狄德的《大百科全》,便成了当代的人物。之,这不仅仅是弄学的和毫无生气的唯理智(类似的西我今天在眼前就看到了),这种象在些最平庸的普通大学里表得最充分。就象德·森克蒂斯在他的《意大利文学史》一中所敏地提到的那样,启蒙动本身是一的革命,它以一种一的意的形式,全欧洲提供了一个资产阶级的精神国,这个国对平民的所有灾和不幸是敏感的,它后来法国的流血起义作了最好的准

意大利、法国和德国,都讨论样的目、同样的制度和同样的原。每一部伏尔泰的新喜剧,每一本新的小册子,都象星星之火一样沿着国家与国家之、地区与地区之伸展去的路线蔓延着,并且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找到了同样的支持者和同样的反对者。拿破仑军队的刺刀.发现的道路已18上半叶从巴黎涌出的籍和小册子的无形大清;这支大军为必然到来的复时期准了人和制度。后来,法西事件锤炼出了一的意之后,巴黎的一次示威动便足以使米和一些小的中心激起同样的动。这一切在肤浅的察家看来都是自然的和自的。然而如果我没有认识到那些以共同事名义而引起的爆事件提供精神淮的文化因素,那就是不可思的了。

就社会主义来,今天也在重复着同样的象。通过对本主义文明的批判,无产阶级或正在形成一的意;这种批判含有文化的性,而不仅仅是一种自的和自然主义的化。这种批判恰恰含有那种在瓦利斯认为是文化末日的自我意。一种与其它人相对抗的自我意种已分化来的自我意,一旦它自己立了一个目,它就能够价种种事实和事件,不仅就事事地价,而且看它使历史前还是后退。了解自己意味着要成自我,成自己的主人,要别自己,把自己从混乱状中解脱出来,要作秩序的一个因素而存在——但这是力求达到某种理想而奋斗时的自身的秩序和自身的律。而且我也要去认识别人,认识的历史,认识们为使自己达到在这样的状况并且造出有的文明(力求用自己的文明来代替这种文明)连续不断地作出的努力,否在这方面是不能成功的。话说认识支配着人的精神的律,我形成对自然界及其律的某种概念。我知道这一切而同时又不 忘却最的目:通过别人更好地认识自己,通过自己更好地认识别人。

如果世界的历史真是由人们为把自己从特、偏和偶像崇拜中解放出来而作的努力所形成的一副条的,那就很理解什么试图在这副条上增添另一个环的无产阶级应该知道,在它之前谁创造了什么西,那些西是怎样造出来的,什么会被造出来,或者它能从这种知中得到什么好处。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