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代表大会

安东尼奥.葛兰西


那代表大会注定要成当代意大利生活中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之一。在里那大会上,意大利工人阶级是否有能力从自己的伍中形成一个自治的阶级政党的问题将要得到最后解决。四年帝国主义战争的经验和全世界生力所遭受的两年苦是否能使意大利工人阶级到自己的历史使命的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工人阶级既是一个民族的也是国阶级,它必须领导劳动人民在国内和国争取从工和金融本主义的枷下解放出来而斗争。工人阶级的民族任是由意大利本主义及其官方表方式即资产阶级国家的展过程决定的。意大利资产阶级是遵循这样一条展路线而掌握政的:它使村服从工城市;使中部和南部意大利服从北部。意大利资产阶级国家的城市和村之问题现为不仅是大工城市和挨着它村之问题,而且也是国家一部分土同另一部分有非常明特点的土之问题本主义是用下列方式治和剥削的:在工厂内部直接治工人阶级,而在国家内部治由民和半无产阶级组成的意大利劳动人民的更广泛阶层。无可置疑的是,只有工人阶级,通过从行家和本家手中取政治和经济权力,才能够解决意大利国家生活中的中心问题,即南方问题。无可置疑的是,只有工人阶级才能使由复兴运始的棘手的一任得到圆满果。从土方面资产阶级经统一了意大利民族。工人阶级的任资产阶级的这工作,在经济方面和精神方面使意大利民族一起来。这只能依靠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才能实,因为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是由工业资本和金本对国家的其它生力实行有次的控制所构成的。这种事件只能通过直接隶属于本主义的工人阶级的革命努力才能生。它只能生在米、都灵、波洛尼。在一些大工城市,这些大城市生出千系,编织成工业资本主义和金融本主义对国家的其它生治的网。意大利由于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构的特殊构造,不仅这一点是真实的,即工人阶级由于解放了自己也将解放所有其它被压迫和被剥削的阶级,而且同样是事实的是,所有那些其它的阶级要想解放自己的唯一道路是同工人阶级结密的盟,并且受住甚至最重的苦和最残酷的持这一盟。

将要在里生的共主义者同改良主义者之的决裂将具有以下的特殊意义:革命的工人阶级将与那些已蜕化成国家寄生状落的社会党潮流相决裂,它将与那些力利用北方对南方享有的优越地位以制造无产阶级贵族的潮流相决裂,与那些建立了一种与资产阶级关税保制度并列的合作社保护贸易制(业资本主义和金融本主义对国家的其它生力占有优势的合法表形式)的潮流相决裂,它相信它能够背着劳动人民的大多数来解放工人阶级

改良主义者把勒佐艾米利的社会主义当作一种榜佯;他希望我相信,整个意大利和整个世界都能成一个大的勒佐艾米利。革命的工人阶级坚持它对这种假的社会主义形式行批判。工人不能通过接管少数特,通过工人族或会妥协与行政讹诈来获得解放。工人要得到解放,只有通过北部的产业工人与内部的民之盟,建立这个盟的目的是要粉碎资产阶级国家,造工人和民的国家,建的新设备,用来为农业的需要服意大利落后农业的工化服,从而提高国民生水平以有利于劳动群众。

意大利的工人革命和意大利劳动人民参与世界事都只能在世界革命的过程中才能生。共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生的执行委会中,已存在着一个世界工人政府的萌芽。在里那,意大利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社会党的一小部分共主义者——将要强,对工人阶级的第一个世界政府的有律的忠是必的和不可避免的,它一定要使这个问题代表大会讨论的中心。意大利的工人阶级最大限度的律,因它想要所有其它国家的工人阶级都同样地承并遵守最大限度的律。

意大利的工人阶级知道,它自身解放的条件,它能够解放所有受到意大利本主义剥削和压迫的其它阶级的条件,是存在着一个同一目而共同奋斗的世界革命力量的体系。意人利工人阶级意帮助其它国家的工人阶级求得解放,但它也希望得到一些保,即其它国家的工人阶级将帮助它自己求得解放。只有一个强大的中央集的国际权力机构才能予这种保,这个机构得到它所有成的真心实意的信任,并且能够迅速地、精确地施展自己的力量,就象本主义的世界力机构自己和资产阶级的利益所做的那样。

因此而易,当前使社会党感到苦恼并将在里那代表大会上解决的问题,不单是党内问题或个别人之的私人冲突。在里那,意大利劳动人民的命将在被讨论之列,在里那,意大利民族的历史新元将要始。

于《新秩序》1921113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