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共党与共际应当保持什么

安东尼奥.葛兰西


迄今止,我对共采取了一种然是不明朗的度。我虽然宣布了非常正律,使用了不是平相待,而是更适合于下对上言,我在行动上人的印象却是在想方法回避共历次代表大会和执行委会的各指示。每个地区的度必然生国,而且可能引起一种国性的组织进程,或者至少在共内部引起一种生各种派别的动,这个确定方的原则现在成了一个基本原。执行委会无疑将会对这样一种度的任何表现进行尖的斗争。执行委认为最重要的-传统做法是常保持一致的投票。这不光是一个形式问题然,从俄国革命的全部经验来看,在重要的公表决中不一致,在广大群众中就会生各种异常的度;各种政敌倾向少数派,宣和推广它的主;他秘密表宣言和纲领,等等;有时甚至有各种反对派或他的一帮支持者在上面字;他们进行一系列在关键时刻可能得非常危的鼓动活动。对付这样一种花招,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表决时保持一致。这种一致在公众心目中就是达成协,就是明实了最公团结。就共主义政党必从明天着眼来确定今天的立而言,这条原成了他的基本原,由此必然生的果与我度也有系:例如,于我将遵守甚至自己也不相信的律的主,辞的威,等等。其实,这种在或将来可能引起流言蜚,可能在幕后假表而在国舞台上引起一种非常重的影响,这就更加危了。因此,最好在私下讨论中充分地提出问题,自豪地持个人的点,并且表示自己也准备进行斗争。自然,这类问题只能在章程范和历届代表大会和会通过的决生。

  从国形势来看,我们现在处在一种可疑的地位。俄国同志制定的一战线策略无在技术上还是在实际运用的一般方法上都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它未能在任何一个国家找到能够使它具体化的党和人。德国似乎-直是值得仿效的范例,但它却受到了厉的批。德国党的大多数党不理解这种策略,少数党流露的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心情。派到阿姆斯特丹去的法克福代表只能遵行一种官僚主义的做法,因而被召回了。然,这一切都不是偶然象,有些工作在整个国内未能行,领导软弱,不能胜任。意大利问题在这个范内来考,不能看成取决于某些个人意的事情,也不能靠决心成为马切勒斯(战败汉尼拔的罗马大将--注)的头等粗人的善意来改它。我表明:如果拒的善意和正确行动,我就要用这种方式向其它党提出这个问题,并且一定利用适合我的一切因素。

  共在的多数派要维护它在意大利的地位和历史作用。在意大利,必须组成有思想中心的一的共党,这种中心既不是传统的社会党人的中心,也不是同它妥协的物。我正在捍意大利革命的未来。社会党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党领导采取类似的度。他们现在和将来都要用各种手段决捍的政治形象和他的未来。我犯了错误,但我愿意正。不过,我不愿意一个吸引和吸收新成加入共意大利支部的中心-个由同社会党人在根本问题求妥协的人所代表的新基。共度及其代表所行的活动正在瓦解和腐党人的伍。我决心对那些想要消党的分子行斗争,并且反对一切腐化分子。由于处在非法和流亡的地位,这是尽的任。我决不在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生的事在意大利重演。如果共在我时也受到一点打,那就休要此指同不能信的人合是犯了错误

                        手稿 可能是19236月写于莫斯科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