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中有趣的因素
安东尼奥.葛兰西


需要澄清,一般地术中有趣的因素是指什么,具体到散文作和戏剧,又是指什么。

一般来,有趣的因素随着个性、人群和社会集的不同而改。因而,它是文化因素,而不是术因素。但由此能够断定它是同术毫不相干和截然分离的西足生活的需要,所以它激趣,也就是它本身是有趣的。除了术这个内在的特征,即它本身是有趣的而外,一部术作品,例如一部小、一首长诗或一部戏剧作品,还可能具有哪些其它有趣的因素?从理,这样的因素是无尽的。但那些们兴的成分却不是无尽的,它只能是那些据认为直接或接促使小长诗或戏剧或早或取得成功的成分。一个学家可能对皮德娄的戏剧作品趣,因他想了解,皮德娄把西西里方言的哪些词汇词态和句法因素注入了意大利文学言;这种有趣的因素对剧本的流当然不会生很大的影响。卡尔杜齐的野蛮韵律对极其广泛的阶层,对职业文学家和有志成为职业文学家的人来,却是有趣的因素;也就是,它是使作品立即声名的因素,促使成百上千用野蛮韵律写就的集广。这些有趣的因素随着时、文化条件和个人的气而异。

的最持久的因素,自然是对道德趣,肯定的或否定的,即表示同或表示反对。所持久的,是就某种意义即道德范的意义而言,而不是就具体的道德内容来。与此密切相的是某种特殊意义上的技术因素,即以最直接和最富有戏剧性的方式使人悟小长诗和戏剧的道德内容、道德冲突;由此便有戏剧中的效果,小中的主要节纠。所有这些因素不必一定是术的,但也不得一定就不是术的。从点来看,它在某种程度上无足重,超越于术之外;但它受文化史的制,因这个故,它们应该受到重

的商文学实,这样的情况确实存在和不时生。文学是人民-民族文学的一个分支,其根源于这样的事实:它的有趣的成分不是内在的,无法同地融合,它是呆板地从外界搜得来,作惊人的成分,用巧妙的方法炮制而成。然而,这至少意味着,在任何情况下,即便是商文学,在文化史上也不应该被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它甚至具有极大的价值,因一部商性小的成就,表明了(有时是唯一的志)时代哲学是怎样的哲学,即在沉默的群众中什么样的感情和世界观现在占据主地位。商文学是不而走的麻醉,是。从这样的点出可以对或堪称通俗小当中最具有毒的作品,大仲的《基督山伯爵》,作一番剖析:那些普通公众展卷阅读的时候,会不认为自己有着遭受强暴者欺凌的遇,因而幻想对他复仇呢?邓蒂斯们树立了楷模,他用自己的迹使他陶醉,打掉了他对超然存在的教义的虔信仰。

表于《今日图书》(19292月)的文章值得一。里道,作品借以激们兴趣的那个quid在哪里,但他最终寻找不到答案。自然,正确的答案是无法获得的,至少在里蒂理解的意义上是如此。里找这个quid旨在使自己或他人能够写出有趣味的作品。里,最近以来,这个问题具有异常的迫切性。这是切合实而合情合理的看法。民族主义情有了某种程度的活,人理所当然地要提出责问什么意大利作品遭到冷遇,什么们为令人厌烦之物,而把外国作品吹捧有趣味的作品。

民族主义情的活使人意到,意大利文学不是民族的文学;就是,它不是人民的文学,它如同人民一样接受外国的治。形形色色的纲领、争和探索由此应运而生,但毫无成效可言。看来必传统进行毫不留情的批判,行文化-道德的革新,这将致新文学的。然而,这又恰恰是无法实的,因存在这样的矛盾:民族主义情的活育着崇尚过去的向。利涅蒂掀起了反对Pastasciutta传统的斗争,竟然成科学院院士。

注:

卡尔杜齐着有《野蛮歌》(1882)、《野蛮歌新集》(1883),名噪一时;此处系指人在这些集中采用的韵律。

《基督山伯爵》的主人公

卡尔洛·蒂(Carlo Linati, 1878-1949),意大利小家、批家、翻家。

拉丁:什么。

意大利日常食用的用干酪和牛油拌和的通心粉;此处喻指意大利民族传统

《文学与民族生活》,都灵,埃依纳乌迪出版社,19548587

《葛西文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3437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