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和选
安东尼奥.葛兰西


悟的革命者、工人和认为,在普选的基上,按地区(由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双方)议员组成的会,是掩饰资产阶级专政的幌子;他是怎样期望选?当然不会争得一半个零星席位,新的会会布成打的旨在磨去角并使得两个阶级(剥削者阶级和被剥削者阶级)更容易和更适合共处的指令和法律。但是,他期望,无产阶级会通过自己的动把强的社会党极分子伍选进议会,这个伍将十分大和老,因而使得资产阶级的任何首都不可能定的和强有力的政府,从而迫使资产阶级扯掉民主的帷幕,超出合法的范,激最边和最广泛的劳动阶级的各阶层起义反对剥削者寡头政治。

  有悟的革命者、工人和民已有了一个信念,即共主义革命只有通过建立工会制度所体的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完成,他之所以把大批社会党代表选进议会而行斗争,是因有如下看法。

  共主义革命不可能一蹴而就。即使少数革命者依靠实力掌握了政,这少数人次日也会由于本主义的雇佣力量的反而被推翻,因多数未被吸引到动中来的人会使得优秀的革命力量被消,会使得由腐化而生的、由本家金所激起的一切卑鄙欲和野蛮本能得以大肆泛。因而,必使无产阶级锋队在物上和精神上组织这些消极的和萎靡的多数人,必使革命的先锋队靠他掌握的手段和持有的方法在物方面和精神方面都造这样的条件:使得有产阶级再也不能安心地治广大人民群众,而且由于受党督并遵守党的社会党议员毫不妥协而不得不对广大群众实行恐怖政策、胡乱地行打,致使这些群众行起义。目前只有会活动才能致这一目得到实会活动被认为是这样一种活动,它的目的在于麻痹会,揭掩盖资产阶级专政真实面B的民主外衣,明它的一切丑,一切卑鄙龌龊

  共主义革命对于意大利来是必然的,这十之八九是由于国方面的因素,很少是由于与本国生产发展过程相系的因素。当改良主义者和整个机会主义帮派意大利不存在客的革命条件的时候,他是正确的,正确,这只是就他民族主义者行思考和讲话而言,只是就他把意大利看作不依于整个外界的机体,把意大利本主义视为纯意大利象而言。他并不认为,国主义无是在本主义历史上,还是在无产阶级历史上都是实存在和起作用的因素。

  反过来,如果把意大利视为世界体系的成部分,视为于这个世界体系的一个国家,那么历史价就要改,每一个感到自己在其阶级完成其历史使命方面任的有悟的社会党人、工人和民所作出的结论会是这样的:需要我有很好的准,需要我掌握用以取社会政的武器。革命的必然性是由世界本主义体系的条件生的,这个实情况使得意大利人民的革命先锋队更加复巨,但是这种复性和巨性不当使我抱有幻想和生怀疑,而生争取得到更好的锻炼和修的愿望。

  的确,在革命所碰上的意大利广大人民群众还没有组织起来,还是一散沙,是一些处于动物特有的毫无秩序的动之中的、没有律和文化的、只受填肚皮的欲望和野蛮的激情支配的人。正因如此,有悟的革命者才参加了选斗争;他参加这种斗争是了把团结组织性因素灌到这些群众中去,是了把他的行动同社会党的活动合起来,是予他的本能和激情以理性的表达并依靠提高政治悟使他心里亮堂起来。但是,由于同样的故,革命先锋队不希望这些群众混入歧途。不希望他们产生一个印象:通过会的改良活动就可以克服当前的危机。必使各阶级的界限更加明,必使资产阶级证明自己完全没有能力足群众的需要,必使群众根据切身的经验确信,存在着明确而严肃的抉:或者是饿死,在那些将迫使工人和民在床和田上拼命劳动的外来人的蹄下过奴隶生活,或者是意大利工人和民作出英勇的、超人的努力,以建立无产阶级阶级制度,消私有者阶级和消除一切浪、无效活动、律松懈、秩序混乱的根源。

  有悟的意大利无产阶级锋队只是根据这种理由才参加了选斗争,才极参加了会集市。他这样做并不是因有了民主幻想,不是了磨去角,而是产阶级的胜利造前提条件,保旨在建立无产阶级专(它体现为会制度,它是在会之外,不顾议会的反对而生的)的革命斗争取得胜利。

              于《新秩序》19191115日第26"一周政治生活"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