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和革命
安东尼奥.葛兰西


社会党是由许许多多支部成的(这些支部在大工中心成组织的完整而强的体制的支柱);社会党分若干省合会,以各个市支部的思想影响以及它行的各种不同的实活动而牢固地成一个一整体。社会党每年行党的代表大会。行使党内的最高力;这个力属于全体普通党群众,在代表大会上由被选出的、享有一定的和有限的力的代表相地代表他。代表大会的任讨论和解决具体的重大问题。代表大会选出领导,作它的常的执行机构和督机构。由此可,社会党是无产阶级民主的机,一些政治幻想家容易把它看作是一种"完善无缺的"

  社会党是建立在自愿的、自律基上的"自由"社会的典范。如果把整个人类社会想成一个大的社会党,可以申入党和声明退出,那就有助于确定建正在"社会契"上的以及多与其克思主义的历史和经济的教育、不如梭的学和无政府主义小册子的教育的革命者所固有的偏。俄国的人民自主以行使的原同确定社会党组织结构的形式惊人地相似。独立自主的俄国人民政府从事活动的方式是同社会党领导所采取的方式惊人地相似。因此,在这些类似之处和本能意向的基生某种革命的神,似乎建立无产阶级就是建立社会党支部体制的政,这就不足奇了。

  这种念至少是与下述念同样地不实的,即工会和劳动协会是实革命展过程的形式。共主义社会可能被认为只是一种适产资料和交换资料一定展水平的"自然",而革命可能被理解只是历史地承这一形""的行。这就是,革命过程无非是劳动群众的自发运动,这个动是人类社会在本主义占有制居治地位的条件下所固有的矛盾冲突所生的。被禁本主义矛盾之中的、处在身判决并失去精神利和公民利的群众资产阶级民主的形式并在自己的行动中超出资产阶级宪法的界限。要不是人民群众历史地意到,必须寻求新的组织形式,在生和分配富的域中实行新的秩序,那么社会就会解体,有效富的生就会下降,而人就会困、愚昧、死亡的深渊。无产阶级为行斗争而建立的组织是群众的这种大动的"代表"。社会党无疑是这种旧事物解体和新事物形成过程的重要"代表",但它并不是也不可能被认为是这一过程的形式,即容易根据领导者的主意志而改的形式。德国社会民主党(整个来它是工会和政治动的合体)明了一种怪,它强迫德国无产阶级革命过程入自己组织的形式,并认为历史必服从于它。它通过强制的办法建立了自己的委会,使自己在那里固的多数,从而束了革命的手脚,使革命听命于它。目前,它已失了同历史实的任何系,失了并非是斯克的拳头和工人的袋的那种系,而革命过程却以自己的不受人的、空前未有的途径在展,目前还以想象,它将遇到怎样的压力和遭受怎样的苦

  社会党在政治域内的毫不容情将会取得象工会在经济领域内取得的成果:束自由争的局面。社会党以自己的革命纲领使资产阶级国家机构失去自己的民主基--被管理者的同意。社会党对最广泛的人民群众起着愈来愈大的影响,并使他相信,他所处的悲境地不是时的象,不是没有尽头的死胡同,它是符合客必然性的,是一定会致暴力粉碎,致社会新生的辩证过程的必然因素。这样,社会党就逐人民群众的历史意的体者,就领导起他的自的不可遏止的动。这种领导没有有形的形式,它是通过无数精神系来实的,表在它在群众中的威信的提高上,只有在要的头即当需要引群众走上头,具体地部署战斗力,准解除面的威,反采取暴力的反动势力时,这种领导才可能是有效的直接领导

  对于社会党来,只有当它失掉了人民群众"合法"管理体制的能时,才是最困的、最微妙的段,即正面行动的段。党所广泛宣的思想将对人的意起到独立的影响,并召接受这些思想的新的社会力量,动根据内部律行动的组织和处于萌芽状的政机构投入到生活中来,通过这些组织和政机构,群众实行自己的领导.增强自己的历史任感,来造条件建立新的共主义社会。党作一个团结的战斗的思想组织,对新机构的这种潜在活动,对几百万基社会组织的活动将起深刻的影响,就象逐形成色珊瑚礁的珊瑚一样,在不的将来升起在海面上,劈狂暴的海浪,恢复海面的平静,重新定海上的浪潮和气候。这种影响具有有机的性,它表在思想的不断播上,由于保留了思想领导而得到保,受到以下事实的制,即千千万万的劳动者在建立新政、新秩序的时候深信,指的历史意在社会党身上,被社会党的理实,有于社会党政治力量这个强大的堡垒。

  党是群众这个不可遏止的动的最高领导。党实行着最有效的政,建立在威信基上的政,即建立在自自愿地承这种对于保的完全胜利所必需的威信基上的政。如果出于对党在革命中的作用的宗派念而想去实这种集中制的领导,想依靠直接政的机械形式去控制参加动的群众,想去把革命过程入党的组织形式,那就糟糕了。这样虽然可以领导-部分人,可以使历史"服从于自己",但是实的革命过程将会失去控制,失去党的影响,使党不自地成保守的组织

  党在自己的宣中必依据以下不容争点:

  建立在本家占有劳动品基上的传统关系得到了根本改。在战前,意大利劳动者不得不一小撮本家和国家占有60%的劳动所生富,而千千万万的劳动者居民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和文化需求只能享受4%斯的富,这对意大利劳动者来还不能算是意外的重大打。而在战后,可以看到这样的象:意大利社会只生一半消费财富,国家却要从未来生的物质财富中借去很大数量,也就是愈来愈使意大利工人受国金融寡头的奴役。在过去占有富的两种人(本家和国家)当中在又增加了第三种粹寄生的人,这就是战时形成的由事官僚等构成的小资产阶级分子。这个等恰恰吞噬了全部消费财富的另一半,即只有在将来才能造出来的价值,这个等吞噬这些价值的一部分是直接以薪俸和津的方式,另一部分是以接的方式,因整个寄生性机构的存在都行使着寄生的能。如果意大利社会所消富的价值是300亿,而它所生富的价值150亿,而这l50亿是千千万万劳动者每天在8小时工作的时内生出来的,此他只得到6070亿的工本主义的算只能用一种办法来平衡:强迫千千万万的劳动者在得到同样工的条件下多做1小时、 2小时、3小时、4小时、5小时的工作,以便增加富人本,重新本主义的累,使国家能够付自己的款,使它能固寄生的小资产阶级经济地位,使它能奖励们为国家和本而作出的事治安力面的效劳,奖励们为迫使劳动者在机器旁和小块土地上命而作出的努力。

  在这种本主义系的的状况下,阶级斗争的任只可能是由工人阶级取政,以便使这个强大的政权转而反对寄生分子。迫使他工作,并一举结束对劳动者的人听的掠。全体劳动群众必抱着这个目的团结起来,必符合于自己在生和交过程中的地位的某种意。因此,每个工人和每个民都通过委会参加复国家的事,参加建立生管理机构和政机的事。委会体着旨在取政阶级斗争的形式。这样就会出一个机构网:委会、工会、社会党,其活动乃是革命过程展的形式。委会是对生机构实行领导的必要性所生的一种社会组织的历史性形式,是由于生者的自我意生的一种形式。工会和党是自愿的协会,刺激革命过程展的组织,是革命的"代表"领导者。工会配生力并使生具有共主义形式;社会党是生动的和富有活力的社会共存的典范--它将律和自由合起来,使人能够充分地表自己的能力和情。

                     于《新秩序》19191227日第31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