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考茨基

 

列·托洛茨基

 

卡尔·考茨基悄无声息地逝世了。对年轻一代来说这个名字无足轻重,但曾经有一个时代,考茨基是教导了国际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真正导师。确实,他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以及法国的影响微不足道,但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总的来说在这些国家影响不大。而另一方面,在德国、奥地利、俄国、还有其他斯拉夫国家,考茨基都是不可忽视的马克思主义权威。共产国际现在的史料编纂试图表明列宁甚至在他的青年时代就把考茨基看成一个机会主义分子并同他宣战,是完全错误的。差不多到世界大战的时候,列宁还认为考茨基是马克思恩格斯事业的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这种奇怪的现象归因于时代的特点。这是一个资本主义的上升期,较为民主,无产阶级更为适应的时代,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的一面变得不确定了,无论怎样都成了一个遥远的前景,因此改良主义的斗争和宣传就提上了日程表。考茨基专注于从革命前景来评论与证明改良政治的正当性,所以理所当然他应该知道在改变了的客观条件下应该如何用其他方式武装党。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一个重大转折与冲击的时代的出现揭示了社会民主党和它的理论家考茨基的根本的改良主义特征。列宁在大战开始时毅然与考茨基决裂,并在十月革命之后出版了一本无情的书批判“叛徒考茨基”。战争开始时,考茨基表现的无疑像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叛徒,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却只是他自己的过去的半个叛徒。这样说吧:当阶级斗争以其全部的尖锐展现出来的的时候,考茨基发现他自己被迫从他的理论中引出机会主义的最终结论。考茨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无疑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著作,他成功的将它运用到最为纷繁复杂的领域,他的分析思想以其超乎寻常的力量而著称。但这并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或者列宁那样的普遍的创造性智慧:说到底,终其一生,考茨基都只是一个天才的评论家。他的性格像他的思想一样缺乏勇敢无畏的突进,而没有这种品质革命的政治便不可能。从第一发炮弹的轰鸣开始,他就错误的采取了和平主义的立场,随后又成为了试图创立第二半国际的独立社会民主党的领袖;独立党瓦解后,他又回到了社会民主党。考茨基完全不了解十月革命,对此表现出了小资产阶级学者的恐惧,并为此写了不少充满了强烈敌意的著作。他在生命中最后四分之一个世纪中的著作都显现出理论与政治上的完全衰退。
  
德国和奥地利社会民主党的失败也就是考茨基所有改良主义设想的失败。确实,他直到最后都仍然继续断言他对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对民主的“再生”的希望,等等;这种消极的乐观主义只是他辛勤且以其特有的方式诚实的一生的惯性罢了,而没有任何独立的前景。我们将把考茨基作为我们曾经的导师来缅怀,我们欠他一份情,但他同无产阶级革命分手了,于是,我们也必须和他分手。

批判的知识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