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的三次危机(摘录)

卡尔·考茨基著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资料室编  

   ……

  对于马克思主义来说,修正主义既不是它的继续发展,也不是以另一种学说来代替它;实际上,修正主义意味着不仅放弃马克思的理论,而且放弃一切社会理论;它和马克思主义的关系,就像政治经济学中的历史学派和古典经济学家的关系一样。

  ……

  尽管历史学派对于李嘉图来说是一个理论上的退步,但是它仍旧能够用有价值的个别研究来丰富科学。同样,尽管修正主义对于马克思来说是一个理论上的退步,但是它仍旧能促进社会洞察力的发展,——只要它总算可以声称自己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科学派别,而不是简单地恢复庸俗的感情社会主义的名誉。后者在七十年代在平庸的社会主义者中间还曾风行一时,后来就在马克思主义面前畏缩地隐匿起来,从而避免了被连根铲除,直到最近,马克思主义的危机使它重新鼓起勇气来公开露面,并且把自己吹嘘成马克思主义的克服者。

  如果修正主义认识到自己的能力的限度,并且像历史学派一样,把重点放在描述发展和结果上,那末,修正主义就能够作出有科学价值的成绩来。我们只须举出两个例子:韦伯夫妇以他们的《英国工联主义史》和杜冈·巴拉诺夫斯基以他的《俄国工厂史》作出了卓越的科学贡献,并且显著地扩大了我们的社会洞察力。

  但是,当修正主义胆敢进入理论领域的时候,那么不管它是沿着批判的方向还是正面叙述的方向向前发展,它将经常遭到失败,因为它恰好不是新的、完整的和统一的理论,而只是对于今天唯一存在的社会主义理论即马克思主义的否定或歪曲。

  但是,由于修正主义和历史学派不同,它不想立脚于资产阶级的基础之上,而想立脚于无产阶级的基础之上,所以,它一再被迫在理论领域中尝试一下,而这正是他最大的弱点之一。

  ……

  自从资产阶级变得保守以后,它已经失去了对于理论的需要,但是,这种需要在无产阶级中间却由于它的阶级地位而不断重新产生。因此,无产阶级已经不能长久地满足于像修正主义所做的那样,把历史学派翻改成无产阶级性的东西。另一方面,历史学派的思想方式必然引起它的代表人物的保守倾向(这是就“保守”一词的社会意义而不是政治意义来说的),引起他们对于社会的任何彻底改造的厌恶并且使他们把兴趣分散到个别的改良和个别的努力上去。因此,修正主义如果想始终如一地向前发展,也就是说如果想始终有所作为,就必然会同革命的社会主义运动发生冲突。但是,如果修正主义还想继续忠于社会主义,它就会一再被迫面对社会理论的重大问题,并且,只要它不想陷入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罗网,不管它是否愿意,便总是要处于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中。因为,如前所述,它找不到另一种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

  如果谁相信能够提出一个更高的理论,他尽可以干一下。这只有伟大的天才才能做到,——如果做到了,这将是人类智慧最伟大的成果之一。

  目前还根本看不到这样的伟大天才的萌芽。但是用历史学派的观点既不能修正、也不能发展、也不能铲除马克思主义。事情不是这样简单的。因此修正主义不能从理论上动摇马克思主义,就像机会主义不能从实际上动摇马克思主义一样。修正主义击溃了时髦的马克思主义。但我们并不为此伤心。相反,战斗着和探索着的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在它的第三次危机中已经光辉地经住了考验,就像在它以前的两次危机中一样。

  ……

发表于 1903 年 3 月。《新时代》第 21 卷(1902—1903 年)第 1 册第 23 期第 728—731 页。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