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裁军(摘录)

卡尔·考茨基著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资料室编  

 

三、裁军的途径

1.同英国的协议

  ……

  让我们尝试把讨论从一般原则的领域提高到具体的基础上来。我们不想永远只谈帝国主义,连施 [ 保尔·连施(Panl Lensch 1873—1926),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是社会沙文主义者。——编者注 ] 和他的那一派人几乎把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推动现代社会的一切东西都概括到这个词的名下,它在他们那里最后已经丧失了一切确定性。我们想研究一下世界政策的现状,并且说明这一现状向我们提出了什么任务。

  有人反对我说,在资产阶级中根本看不到任何裁军倾向和意图。就算是这样,这对于我们来说也不能成为把这一要求装进口袋的理由。在我们极其热烈地反对保护关税制度的时候,我们不是并没有问在资产阶级政党中是否还找得到自由贸易派,也没有因为起决定作用的资本家阶层强大的物质需要要求保护关税而烦恼吗?

  但是说资产阶级一致要求继续扩充军备,是完全错误的。这已经由争论的出发点证明了。促使连施进行反对裁军要求战役的是什么呢?是这一情况,即一九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帝国议会中,“我们的代表直截了当地站到了英国政府的立场上,按照资产阶级的意义接受了裁军思想。”

  可见裁军思想在资产阶级圈子里已经有了这样的进展,并不是两三个无权力的和平幻想家、而是英国政府本身说出了就限制海军军备达成协议的愿望。累德堡在《新时代》第四十一期上详细地说明了这一点。

  据他说,存在着一个可观的资产阶级裁军运动。这一运动是如此强大,以致已经受到一个大国的政府的支持——而且,不仅是英国的政府,因为英国政府肯定不会在没有通知同它友好的法国政府并取得同意的情况下表示自己的愿望。

  可见英国和法国的政府并不以为军备竞赛是资本主义的一个生存条件。相反,它们认为,军备受到某种限制对它们会更有利得多。它们是完全正确的。因为英国和法国都正在迅速地接近它们再没有可能进一步增加军备的时刻。

  但是正因如此,德国政府不愿意理睬裁军。因为它认为自己有可能无限制地继续扩展军备并且有朝一日会变得足够强大,能够不仅在欧洲大陆上称霸,而且还能在海上称霸,从而使德国资本家阶级成为世界的主人。

  ……

  可见军备竞赛根本不是现代大国的必不可少的生存要素。相反,它们之中的最主要国家的切身利益正越来越大地受到军备竞赛的威胁。仅仅是由于德国采取了拒绝的态度才迫使这些国家进行军备竞赛。如果从英国和法国继续热心地扩充军备这一事实得出它们不愿理睬裁军的结论,那就是再错误也不过的了。

  这种局势将产生什么结果,这是很明显的而且几乎已经得到公认的。英国和法国迫切需要同德国达成停止扩充军备的协议。如果德国不是欣然接受而且如果它一天比一天更加占优势的话,那末英法显然会产生在德国还没有变得过分强大以前用暴力强迫它裁军的想法。如果不达成自愿裁军,战争就是必然的出路。

  不是战争,就是裁军,问题就是这样摆着的。社会民主党是战争的最坚决的反对者。它要不惜任何代价来阻止战争。因此,它必须不惜任何代价来为争取自愿停止军备竞赛而努力。既然德国的态度在这一问题上起着决定性作用,带头的任务就落在德国社会民主党身上。

  资本主义国家对待裁军的态度同出自感情的考虑是毫不相干的。英国和法国需要裁军,但是正因如此,它们的战争欲望在增长着,它们的备战狂热在增长着。

  相反,德国却有一切原因要把决战至少还向后推十二年;它企图维持和平到那个时候,但是它顽强地从事军备竞赛,而这是挑起战争的最强大的因素。形势是如此孕育着战争危险,甚至最高明的外交手腕也没有把握能在任何情况下维持和平——而德国的外交手腕在最近几年内并不总是表现为最高明的。一件没有预料到的小事就足以煽起战争。

  ……

  上面的论述已经阐明了社会民主党的目标:德国同英国和法国达成协议,这一协议将使它们有可能削减军备的分量,并且迫使其他国家采取同样的行动,如果这些国家不是自愿地采取这一对它们大家都有好处的步骤的话。

2.同英国的对立和俄国的优势

  但是帝国主义难道不是造成英国和德国之间的不可克服的对立,从而使协议成为不可能吗?如果这种说法是正确的,那么德国社会民主党自从德国开始实行殖民政策和舰队政策以来对此所提出的一切反对意见都要被证明是错误和荒谬的了。我们党一直反对这一政策,指出它对于德国的经济发展是不必要的,是有害的,因为它给居民加上极重的负担并且会招致战争危险。我们党从来没有承认,殖民政策和舰队政策对德国来说是一个必然性。只有《社会主义月刊》的几个撰稿人主张这一观点,党激烈地反对了这一观点。

  我们党提出来反对殖民政策和舰队政策的论据还从来没有被驳倒。即使用帝国主义一词来代替殖民政策和舰队政策这一名称并且从而造成这样的印象,即似乎这里所说的是某种全新的、十分神秘的、仅仅被连施和他的朋友们探讨过的东西,除了他们以外的全部党员对于这一东西都表现出可悲的无知,那么这些论据也不会因此失效。

  因为人们特别责备我在裁军问题上否定了我的全部过去,所以我完全可以指出,一九零零年我已经在《新时代》上面论述《席佩尔·布伦坦诺和舰队提案》的一组文章中证明了建立舰队在经济上是多余的。

  在这以前两年,我已经在论述《老的和新的殖民政策》的一组文章中达到这样的结论:

  “殖民政策的最新阶段正像保护关税政策一样,是反动的产物;它对于经济发展是根本不必要的,甚至往往是有害的。”

  我在一九零零年遵循了同样的思路。我指出,帝国主义精神不是从工业发展的需要、从资本扩张的需要产生的,而是由于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军人、官僚和金融巨头变得愈来愈有权势,愈来愈支配整个社会生活,愈来愈发展了对外和对内政策中的强暴精神,并且愈来愈使工业资本和小资产阶级服从自己而产生的:

  “因此,恰好是各个好战的和强暴的社会阶级由于经济发展而再一次出人头地,同时这一发展却或者使一向和平的各阶级中的愈来愈增加的一部分人无力抵抗强暴精神,或者使这一部分人直接成为席佩尔所说的‘内心上的海盗’。”(《新时代》第 18 卷第 1 册第 751 页)

  帝国主义并不等于资本的自然必然的扩展意图、开辟新的市场和投资可能性的意图,它只是贯彻这一意图的一种特殊的方法,即暴力的方法。帝国主义精神固然是从经济发展中必然地产生出来的,但是暴力决不是经济进步的一个必要条件。

  无产阶级的任务是,从各个方面(不仅在内政中,而且在外交方面;不仅在“鼓动纲领”中,而且也“通过实际行动”)去反对这一暴力精神的各种表现。

  我还特别指出,在德国和英国之间不存在任何会使德国有必要建立舰队的对立,建立舰队对于德国工业和德国工人都不构成一个生命攸关的问题。

  我们党从这一立场出发一直反对建立舰队。争取裁军的斗争难道不就是反对建立舰队的斗争的一个特殊形式吗?

  如果说我们在新世纪的开始时就已经可以而且必须反对建立任何舰队,那么今天的条件对此还要更加有利得多。

  ……

  对于西方列强的资本主义来说,在这种协议的基础上的裁军决不是意味着放弃资本主义的进一步扩张。如果帝国主义即暴力的扩张方法对于资本主义来说是唯一可行的方法,那末情况就根本不是这样了。相反下述情况才是正确的,即西欧的军备负担越少,就会有更多的资金可以用来在中国、波斯、土耳其、南美洲等地修筑铁路,而这些工程同建造“无畏舰”比起来,是促进工业发展的一个更为有效得多的手段。

发表于 1912 年 9 月 6 日。《新时代》第 30 卷(1911—1912 年)第 2 册第 49 期第 846—847、848—849、849—851、853 页。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