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和民主》导言(摘录)

卡尔·考茨基著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资料室编  

 

  ……

  但是还有一个毁灭天使 [ 考茨基把圣经上所说的战争、饥荒、瘟疫和死亡这四个骑士叫作毁灭天使。——编者注 ] 仍旧保持着力量,这也许是一切毁灭天使中最可怕的一个,这就是战争。现代科学技术进步对于它的影响到目前为止与对其他二者 [ 指饥荒和瘟疫。——编者注 ] 的影响完全不同。后二者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受到了很大的抑制,几乎是被消除了;相反,战争却从现代技术吸取愈来愈丰富的养料,因此它发展成了巨大的破坏力。同时人类继续认为它是不可避免的,现代自然科学的成就恰恰加强了这一见解。人们从这一见解作出结论说,战争是适合人性的生存斗争形式,是有机世界的一切发展的泉源。甚至并不缺少这样的意见,竟宣称战争的排除即永久和平不仅是梦想,而且根本不是美好的梦想。因为战争是道德的力量和崇高性的最好学校。

  于是,产生了世界大战。它蔓延的地区极广、持续的时间极长,带来的恐怖同样也是巨大的,这样一来,它把广大群众对于战争的见解彻底地推翻了。战争所引起的经济的毁灭、道德的败坏达到了甚至那些盲目透顶的人都不可能视而不见的地步。任何一个严肃认真的人,都不敢再谈什么战争中的钢铁的洗礼了。不用说,恰恰是战争制造出来无数在道德上和经济上都遭到破产的人物,而只有他们还希图再次在打家劫舍和新战争中求得自己的幸福。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些“零散的残渣”。所有国家的全部人口当中,绝大多数是厌恶新战争的。

  对持久的、“永恒的”和平的需要,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在康德的时代,这种需要只是个别思想家和梦想者的羞羞答答的虔诚愿望;后来,在世界大战爆发前的几十年里,它成为全世界社会主义者的要求;如今,它已是全体文明人类的普遍的呼声了——上面提到的强盗和他们的窝主除外。

  所有文明国家的广大人群越来越充满了对永恒和平的要求。它暂时使我们时代本来的重大问题退居次要地位,这个问题是:通过消灭无产阶级以至于一切的阶级、通过消灭生产资料——这些生产资料应该民主地去进行管理——的大资本主义私有制,一句话,通过社会主义来消灭无产阶级的灾难乃至一切灾难,消灭阶级斗争。

  这个巨大的问题之所以是我们世纪的中心问题,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决定性的生产方式,工资无产阶级不仅成了人口中的大多数,而且在阶级斗争中并且通过阶级斗争一天比一天强大起来,赢得了经济势力和政治势力,受到了组织训练。

  社会的繁荣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利害攸关的,因此,人人都应该参加通过消灭阶级来消灭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这一工作。但是只有无产者本身才直接对建立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感到热烈的兴趣。

  反之,那些关心防止战争的人们的数目远远地超出了无产阶级队伍的人数。于是,防止战争就成了一个比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消除这一问题迫切得多的问题。建立一个经济协调的社会来代替今天的阶级对立的社会固然已很必要,但是日常的实践向我们指明,在现有的社会里,尽管人口中的大多数感到很窘迫,或者甚至陷入极度的绝望,他们终究还是能够生存下去。反之,几乎再没有任何一个稍微有点知识的人会不清楚:下一场战争不仅会带来贫穷和灾难,而且要彻底摧毁一切文明,而留下来的(至少在欧洲)仅仅是冒烟的废墟和腐烂的尸体。

  因此,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利益相关的人,数目远远地大于社会主义者。社会民主党作为和平的先锋战士而增强的力量,比起它在为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并从而为社会的更高发展而进行的搏斗中所增强的力量要大得多。

  ……

写于 1932 年。《战争和民主》柏林 1932 年德文版第 Ⅺ—Ⅻ 页。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