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际社会党巴黎代表大会上提出的关于夺取社会权力问题的决议草案

卡尔·考茨基著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资料室编  

  在现代民主国家里,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不可能是某种袭击的结果,而只可能是为了在经济上或在政治上把无产阶级组织起来而从事长期的艰巨的工作的结果,是工人阶级在体质上和精神上得到复兴以及逐步夺取市政机构和立法会议的结果。

  但是,在政府实行集权制的国家里,政权是不可能一部分一部分地夺取的。

  个别社会党人参加资产阶级政府,不能认为是夺取政权的正常开端,而只能认为是迫不得已采取的暂时性的特殊手段。

  如果在某种情况下,政治形势要求作这种冒险的尝试,那么,这是一个策略问题,而不是原则问题;国际代表大会不应对此发表意见;但是,在任何情况下,只有当社会党的多数赞成参加资产阶级政府,而参加政府的社会党人又继续成为本党的全权代表时,社会党人参加资产阶级政府这一行为才有可能给战斗的无产阶级带来良好的结果。反之,如果参加政府的社会党人不服从自己的党,或只是部分地代表自己的党,那么他参加资产阶级内阁这一行为就有在战斗的无产阶级队伍里造成混乱和分崩离析的危险;这就是说,不是巩固党,而是削弱党,不是促进无产阶级夺取社会权力,而是阻止无产阶级夺取社会权力。

  总之,大会确认,即使在非常的情况下,只要党组织一旦认为这个内阁在资本和劳动的斗争中明显地暴露出自己的偏私,社会党人就应当退出内阁。

《一九零零年九月二十三——二十七日在巴黎举行的第五次国际社会党代表大会会议正式记录》,巴黎 1901 年法文版第 60—61 页。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