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尼乌斯提纲草案
罗莎.卢森堡


1.  世界大战摧毁了作为一个政治力量因素的革命工人阶级的重要性和社会主义的道义上的崇高威望,使无产阶级国际崩溃,使它的各个支部自相残杀,并且使最重要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人民群众的愿望和希望同帝国主义的航船联系在一起,从而使欧洲社会主义四十年来的工作成果化为灰烬。
2.  由于赞同战争拨款和宣布国内和平j ,德国、法国和英国的社会主义工人党的正式领导人成了帝国主义的后盾,诱使人民群众耐心忍受战争带来的贫困和恐怖,并从而对帝国主义肆无忌惮的狂暴行为,对延长大规模屠杀和加重群众牺牲起了助长作用,分担了战争的责任和后果。
3.  各参战国的党、首先是至今在国际里处于领导地位的德国的正式领导机构的这一策略,意味着背叛国际社会主义的最基本的原则,背叛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背叛它们本国的自由和民主。因此,在党的领袖忠于职守的那些国家,即俄国,塞尔维亚,意大利,社会党的政策也注定是软弱无力的。
4.  由于主要国家的国际社会民主党在战时放弃了阶级斗争,把阶级斗争推迟到战后,推迟到和平时期,它们就给敌人即各国有统治阶级提供了时间,使它们能依靠无产阶级而从经济、政治和道义上大大巩固自己的地位。
5.  世界大战既不是为了保卫国家,也不是为了保卫任何一国人民群众的经济利益或政治利益,世界大战完全是各国资产阶级为谋求统治世界和垄断对尚未被资本统治的世界的最后残余地区的榨取和剥削而进行的帝国主义竞争的产物。在肆无忌惮的帝国主义时代不可能再有民族战争。民族利益只能被当作欺骗的工具,用来使劳动人民群众为他们的死敌即帝国主义服务。
6.  从帝国主义国家的政策和帝国主义战争中不可能产生任何被压迫民族的自由和独立。小民族只是大国的帝国主义赌博中的走卒,它们同一参战国的劳动人民群众一样,在战时被当作工具使用,在战后又将成为资本主义利益的祭坛上的牺牲品。
7.  在这种情况下,今天的世界大战,不管是谁失败和是谁胜利,都意味着社会主义和民主的失败。战争的任何一种结局——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干预除外——都只能使军国主义和海上军国主义、帝国主义的贪欲、国际矛盾、世界经济竞争和国内反动势力(大地主、煽动者、卡特尔工业、教权主义、沙文主义和君主主义)得到加强,与此相反,在一切国家中都将会削弱公众的监督和反对派,把议会降低成军国主义的驯服工具。因此,今天的世界大战归根到底只会竭力促成一段或短或长的和平间歇之后重新爆发战争。
8.  世界和平既不能由资本主义外交家组成的国际仲裁法庭来保证,也不能通过关于“裁军”、关于所谓的“海上自由”的外交协议来保证,也不能通过一些“欧洲的邦联”、中欧关税同盟”、“缓冲民族国家”和诸如此类的空想的、或就其本质来说反动的计划来保证。只要资产阶级在还不受争议地行使它们的阶级权力,帝国主义、军国主义和战争就不能消除,不能杜绝。世界和平的唯一保证和唯一支柱是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意志和政治行动能力。
9.  帝国主义作为资本的世界政治统治的最新生存阶段和最高发展,是各国无产阶级的共同死敌,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的无产阶级阶级斗争必须首先集中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对于国际无产阶级来说同时也是争取国内政权的斗争,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决定性的斗争。社会主义最终目的的命运取决于国际无产阶级是否会振奋起来全线同帝国主义作战,以及是否全力以赴并发挥最大限度的献身精神,把“以战争反对战争“的口号当作他们的实际政策。
10.    为达到这一目的,今天社会民主党的主要任务在于使各国无产阶级团结成一支生气勃勃的革命力量,通过一个对无产阶级的利益和任务有统一认识的、在和平时期和战争时期有统一策略和政治活动能力的、强有力的国际组织,使无产阶级成为政治生活中的决定性因素,它的这一任务是历史赋与的。
11.    第二国际由于战争而崩溃了。它在组织上的弱点已经由于它没有能力建立一个防止各民族在战争中分崩离析的、有效的道义上的防护堤,没有能力使各国无产阶级坚持采取统一的策略和行动而得到证明。
12.    鉴于各主要国家的社会党的正式代表背叛了工人阶级的目标和利益,鉴于他们脱离无产阶级国际的阵地而转到资产阶级-帝国主义政策的立场,建立一个新的工人国际是社会主义的生死攸关的问题,这个国际必须把领导和团结各国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阶级斗争的任务接受过来。

工人国际根据下列基本原则建立:
1.资产阶级国家内部反对统治阶级斗争和各国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在工人阶级的世界历史性解放斗争中是两个不可分离的生存准则。没有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就没有社会主义,没有阶级斗争就没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在和平时期和在战争时期都不能放弃阶级斗争和国际团结,否则就是自杀。
2.  各国无产阶级的阶级行动,在和平时期以及在战争时期,都必须致力于铲除帝国主义和阻止战争,把这当作他们的主要目的。议会行动,、工会行动以及工人运动的全部活动必须从属于这个目的:使每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最激烈地反对本国资产阶级,随时随地突出二者之间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对立,并同时把各国无产阶级的国际团结置于首要地位并加以实现。
3.  无产阶级的阶级组织的重心在于国际。国际决定各民族支部在和平时期关于军国主义、殖民政策、贸易政策、五一节问题的策略,还决定战争时期应当采取的总策略。
4.  执行国际决议的纪律议务所有其他的组织义务都更加重要。在战争中违背国际决的各民族支部因此就把自己排除在国际无产阶级之外,并使其成员免除了一切对于它的义务。
5.  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战争的斗争中,只有各国团结一致的无产阶级群众才能决定性作用。各民族支部的策略的主要注意力因此要集中在教育广大群众具有政治活动能力,确保这些群众行动的国际联系,扩展各种政治的和工会的组织,以便随时能以这些组织为媒介,最迅速地、最有效地把国际的意志和决议变成各国最广大工人群众的行动。
6.  社会主义的第二个迫切任务是使无产阶级在思想上从资产阶级的束缚下解放出来,这一束缚表现为民族主义思想的影响。各民族支部必把它们在议会中和报纸上的宣传集中于揭发作为资产阶级统治工具的传统的民族主义词句。今天一切真正的民族自由的唯一保证是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的祖国是社会主义国际,一切其他任务都必须服从保卫无产阶级祖国的任务。

 

1925年7月发表于《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
(柏林和维也纳)第1卷第2期。第417-419页
译自《罗莎?卢森堡全集》1974年柏林德文版第4卷第43-47页

(苏冰娴译  殷叙彝校)

 

 



? 这个草案根据卡尔?李卜克内西的建议作了几处修改,经过1916年1月1日“国际”小组代表会议的讨论,原则上得到批准,并经过编辑加工作为《国际社会民主党任务的指导原则》,以传单形式发表在1916年2月3日的《政治通过讯》第14号上,并作为尤尼乌斯小册子的附录秘密散发。——编者注
j 此词原意指中世纪贵族亲属间在城堡周围不得进行战斗的协议。应译为“城堡和平”。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用来指第二国际各党放弃国际主义和社会主义,支持本国帝国主义政府的投降行为。在这一意义上过去译为“国内和平”。今从旧译。——编者注

批判的知识库 http://www.leftlibrary.com)收藏